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光大金控低调背后PE银贷的另类玩法

2018-12-03 16:37:21

光大金控低调背后:PE+银贷的另类玩法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据PE(私募股权投资)业内人士透露,光大金控正通过私下的渠道,试图卖出其投资持有的一些公司的股权,以获得流动性。

从6月开始,光大集团进入多事之秋。

光大银行人士刚通过微博回应巨额同业拆借违约的传言,光大金控又陷入新的传闻之中。

一位接近光大金控(全称“光大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人士告诉,虽然光大金控是光大集团旗下的资产管理平台,但光大金控的投资和运营是相对独立的,其很多投资也是“市场化”方式操作,不管是投资还是退出。

根据其官资料,光大金控(全称“光大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6月,注册资本12亿元人民币,是光大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它是按照国务院关于中国光大集团整体改制方案的批复要求,整合集团内金融资源而成立的综合服务平台,业务范围遍及直接股权投资、PE基金管理及投资、并购及结构性融资、信托、证券基金管理及投资等。

光大金控在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多地都成立子公司,它成立了多只行业基金,它还管理投资于二级市场的以信托形式募集的资金。其投资的项目,除了中国昊华化工(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昊华集团”)、陕西西凤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外,其他鲜为人知。

活跃募资却低调投资的背后,光大金控是怎样一家公司?可见的资料显示,光大金控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吴少华,被认为是“官二代”PE梯队代表之一。

本报从多方渠道了解:光大金控在各地扩张时,不乏与当地企业合资成立股权投资公司或产业基金;同时,光大银行会对上述合作方进行信贷支持。

这种方式,固然有利于光大金控的扩张,但它背后,会否加大光大集团的系统性风险?

以“光大金控”名义,注册在上海的公司有5家之多,分别为:光大金控(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光大金控(上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光大金控(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光大金控(上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光大金控(上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上述公司中,规模的为光大金控(上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控上海PE”),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皆为3.8亿元人民币,成立于2011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黄智洋。在此之前,黄智洋为光大银行郑州分行副行长,分管零售银行业务。

金控上海PE成立之初,注册资本为3亿元,上海崇煊实业有限公司(后更名为“上海正烨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上海正烨”)和光大金控分别出资2亿元和1亿元,分别占股66.7%和33.3%。上海正烨董事长周华文、员工钟友发都当选为金控上海PE的董事。

天职国际事务所证明,2011年7月12日前,前述两大股东缴足了上述货币出资。

工商资料显示,3个月后的10月12日,上海正烨将11250万人民币的股权数额质押给光大银行上海分行。相关协议中评定这部分股权的价值为11250万元。而光大银行上海分行则提供了一纸“综合授信协议”,提供银行承兑汇票11250万元,使用期限为2011年7月11日到2012年7月10日。此外,上海必烨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必烨钢铁”,其法定代表人为周华文)、周华文、钟金红(周华文的妻子,其时为上海正烨的法定代表人)为授信协议提供担保。

同一时间,上海正烨将另外8750万元人民币的股权数额质押给光大银行,光大银行为此授予必烨钢铁15892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的授信额度,期限也是2011年7月到2012年7月。另一家公司、周华文、钟友发为此授信协议提供担保。

简言之,上海正烨刚将2亿元投入金控上海PE,后又将这2亿股权质押给光大银行,它和它的关联公司,因此获得约2.7亿元的银行承兑汇票额度。

银行承兑汇票为商业汇票的一种,指出票人(如前述的上海正烨、必烨钢铁)用汇票支付给第三方后,承兑银行有见票按期将款项付给第三方的义务。实际上,是银行用自己的信用为企业开出的汇票进行担保。

随后,上海正烨先是取消了上述质押,又进行新的质押,光大银行也给予了新的授信额度。

时至今日,上海正烨持有的上述股权仍在质押之中,光大银行则分别授予上海正烨6972万元的流动资金贷款(期限为2013年4月到10月)、11250万元的综合授信额度(期限为2012年11月到2013年11月)。

上述这些操作是否合法?

一位国有银行信贷部门人士介绍,质押率等于授信金额除以质押品的价值,“一般质押率低于100%,比如是贷款,质押品的价值应该覆盖贷款的敞口。此事件中,质押品为未上市股权,没有公允价值体现,一般质押率会低一些。授信金额也可以高于质押品金额,这看担保方的构成。”他认为,上述质押8750万元股权,却授信1.59亿元,可理解为,8750万元部分是靠质押,其他超过的敞口,则有周华文、钟友发等方担保。

而一位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认为,此案例中,金控上海PE和光大银行有关联关系,但法律上并没有对质押品价值如何评估有专门规定。因为“质押品的意义,对于放贷的银行来说,是放出去的钱,将来万一出现坏账,能否把本金收回来。所以,质押品估值是放贷银行的经营行为,法律并无限制。除非放贷银行是上市银行,这一做法有额外的公司章程来限制。”

上述律所合伙人认为,上海正烨、上海中瀚、光大银行的做法都是合法的,某种程度是打了法律的擦边球,这不能叫“抽逃出资”,上海正烨和上海中瀚的出资都留在金控上海PE;也不能说银行的资金用于股权投资。它们的操作手法绕开了法律,将手中持有的股权变现了。

分别就此事询问光大金控人士、前述光大集团办公室人士,他们都表示不知道此事。对于外界“空手套股权”,光大金控人士予以否认,“现在有人买了房子,将房子抵押给银行获得贷款,你能说这个人是空手套房子吗?”

一位熟悉光大金控的PE人士告诉“光大金控跟地方十几家政府做了平行基金。它其实投了很多项目,业内不太知道,是因为很多项目都是光大集团旗下的银行、券商推荐的。”

事实上,光大金控在扩张中,的确倚重光大银行的渠道。比如,媒体报道,2012 年 9 月 ,光大银行南宁分行与光大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南宁联合举办了“光大战略新兴产业投资基金产品推介会”。光大银行南宁分行、光大金控的相关领导以及广西区内四十多家知名企业的高管出席了会议。

此外还有,之前光大银行烟台分行,曾牵线光大金控与烟台市政府探讨合作。烟台市投资促进局人士告诉,双方是谈过,但终没有实质的项目合作。

柑橘品种
硫酸钡厂家
充气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