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徐工三一中联香港燃战火

2019-05-16 07:53: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徐工、三一、中联香港燃战火

工程机械三巨头徐工机械、三一重工、中联重科之争重燃战火,硝烟再起,争相到香港H股上市融资。这一局,老谋深算的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胜出,三一重工和徐工机械错过了香港资本市场较好的发行时机。 三一重工甚至2011年9月19日开始在香港H股IPO路演,但香港股市受到欧美债务危机恶化的拖累,持续低迷。到11月份之后,两家公司不得不双双宣布,暂缓延后H股IPO股票发行。 三巨头共同赴港融资的背后是对资金流的饥渴。财报显示,它们的现金流十分紧张,急待输血。 三一重工今年上半年实现303亿元历史营业收入,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却只有2.5亿元。上半年短期借款118.8亿元,大幅增长137.8%。三季度应收账款达148.87亿元,较年初大增159.92亿元。 而徐工机械的现金流持续恶化,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9.18亿元,三季度有了一定改善,但仍然达到-5.79亿元。三季度应收账款90.43亿元,较年初的应收账款增长127.83%。短期借款32.1亿元,较年初增长140.9%;长期借款5.8亿元,较年初增长208.95%。借款的增加带来利息大幅支出,前三季度财务费用同比大增160.13%,为4066万元。 三巨头中经营性现金流表现相对较好的是中联重科,三季度财报为11亿元,应收账款同比增加67%,好于三一重工和徐工机械。 导致资金流紧张的直接原因是三巨头无一例外地放宽了信用销售的条件。工程机械市场的竞争压力不仅来自国内三巨头之间,还有全球的美国卡特彼勒和排名第二的日本小松公司的步步紧逼,逼迫企业营销模式的创新。 信用销售是买方凭借自身的良好信誉在购买设备时,由卖方提供资金先垫付,约定日后在一定期限内归还。激进的销售模式虽然促使工程机械销售高速增长,但也带来市场需求被严重透支,卖方企业现金流吃紧。一旦下游买方用户因为宏观调控还不了购买的工程设备欠债,将给卖方留下一笔笔无法收回的坏账。 中联重科抢先一步,2010年12月登陆香港联交所,H股共募集资金20.4亿美元。三一重工和徐工机械都计划2011年9月赴港上市,三一重工筹资30亿美元、徐工机械筹资20亿美元,两家公司合计融资50亿美元。但时运不济,双双受挫香江,路演时机构认购数额少,远低于融资预期。 2011年11月3日,三一重工正式宣布H股发行有效期延长11个月。而徐工机械另辟蹊径,12月初宣布拟发行56亿元的公司债券申请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其融资补血的动作之快令人咋舌。 看起来,在融资能力的竞争上,三一重工落在三巨头之末,但事实上,2011年却是三一重工风头近、笑得多的一年。不仅首次入选世界500强,而且董事长梁稳根成为中国首富,此外媒体还爆出,梁稳根已经作为党的十八大中央候补委员入选,并走完了组织考察的程序,即将弃商从仕,级别不低于副部级。在中国,一位民营企业家入选中央候补委员,并出任国务院副部长,将具有特别重大的标志性意义。 2006年6月的夏日,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在自己的博客中燃起战火,连续撰文直指凯雷收购徐工是 一场美丽的谎言 ,徐工贱卖国有资产,成功搅局徐工与凯雷的合资。尽管三一重工收购徐工的计划流产,尽管三联中科詹纯新也表示: 市场认为中联是与徐工合作的人选。 但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都没能如愿。 5年过去,虽说蛋糕越做越大,但历史重新书写,三巨头竞争格局逆转。昔日的老大徐工落寞,受制于整个国企体制的深化改革停滞不前,销售规模沦为第三。中联重科依靠相对灵活的机制和稳健的战略,依旧排在第二位。而民营企业的三一重工则快步前行,增速超过竞争对手,取代徐工成为行业新的领头羊。

清洗吸污车
四氟垫片
成都新风系统
分享到: